无名之人

赛季末一发单抽出奇迹中谎言。我还在想到时候要不要蓝皮卡。虽然中了一般也不会用……但是拥有了。本赛季开了那么多终于不算非了。

狠人自定义,就问你们前两张心酸吗。
最后一张我自定义。

分手炮赛后嘲讽

我好想挂人联合祭祀打完分手炮还赛后嘲讽,还骂监管狗。别咬它。一直嘲讽。好恶心【呕吐】

另外,网易的板子判定非我等屠夫可以理解。

这要是有约瑟夫多幸福,然而并没有,是梦之女巫。

网卡到自闭,只想涂鸦结果还遇到分手炮,一天了没遇到有灵性的卡尔,只能自己补位遇到的都是魔约连续两局,又是两局蜘蛛。排位卡的排位直接掉分,最后一张人机我跳地窖。

作为一名常年屠夫玩家,佛了那么多卡尔居然这么快遇到佛约。快乐。

滤镜救我系列。
勿喷。
摄殓真好,想打tag。

【红色蝴蝶】

#人物属于第五,严重极度ooc怪是我了。

#文笔辣鸡,大概没眼看那种

#大概是恋爱,疯子的恋爱你不懂(……)

#我喜欢红杰

#私设巨多

#红杰本来就是属于疯子类的(大概),所以本篇的不温情大概没毛病

#以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你我共舞,直至死亡。

  ――题记

  庄园里距离上一次有新人来已经有好一段时日了,杰克对于新人总是抱有敌意,对杰克来说,每个新人都是敌人。何况上次来的新人使他的业绩不断下滑,杰克正在想办法除掉那个新人。

  “听说这次来的是个美人儿?”

  杰克听到这话时正在修着他的指刀,接着对空气用力劈砍像是打在了求生者的身上,空气恍若被划破似的尖啸着。

  “外号叫红蝶,好像生前是个艺伎来着,应该不会差。”

  在听到“艺伎”这两个字时杰克的动作顿住了,不存在的“咔哒”声响起,某根弦断裂。像是有什么冲破了束缚,画面模模糊糊地出现,血红的……血红色……

  杰克的身体不由自主战栗起来,恐惧?兴奋?恶魔在杰克耳畔低笑,诉说着欲求。絮语化作烟雾,缕缕环套上杰克的脖子……

  “嗬嗬……呵呵呵……”

  青面獠牙的恶鬼放肆地笑,叫嚣着要撕裂一切,当尖锐的指甲即将将面具划破划出裂痕,眼前的画面终于如同被巨石砸的将要破裂的玻璃开裂,从中心开始分崩离析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恶鬼尖利得划破耳膜地嘶吼着随着画面碎裂,杰克感到心脏被看不见的东西狠狠攫住,异样的感觉持续了一段时间才缓缓退去。

  “喂,杰克。你发什么病了。”

  裘克正扛着他的火箭筒不满的嚷嚷,“笑得跟鬼似的。”

  杰克收缩了一下他的指刀又松开,然后低沉的开口:“裘克,或许你安逸的时间有些太久了?”

  “哼。”

  裘克哼了一声,再说话颇有些嘲讽,“想找人练练?我可不敢啊——‘屠 皇 大 人’。”

  最后四个字裘克粗声粗气几乎一字一顿地说了出来,他近旁的木板直接被锋利的指刀切的掀飞开去。裘克眼都没眨一下,就看着杰克挥完指刀拂袖而去。

  “屠皇?该退位了。”

  裘克看着杰克的身影消失,低低的自语着。

  

  

  杰克站在雾水浓重的树林中,与这雾气难分彼此。不曾刻意地去隐匿身形却已和雾气融为一体令人难以辨认,尤其这片树林靠着一条小溪,雾气就更浓些。树林里的树盘根错节,枝枝叶叶搭在一起纠缠不清,阳光被堵得严严实实一丝都泻不进来。当然,杰克也不想被这阳光照着就是了。

  不算很长时间,地上的落叶被踏的嚓嚓作响。穿着红衣的东洋美人踩着一双棕色木屐款款而来,花扇遮面,舞袖轻摆摇曳生姿。坠地的长裙丝毫不显脏乱。就在这溪水边舞了起来。

  腰肢轻扭,红袖翻飞。东洋美人翩翩起舞,看起来就像振动双翼的红色蝴蝶。好半晌一舞毕,红衣美人轻笑着娇声道,“杰克先生,妾身已跳完一支舞,您还不愿意出来么?那,您是在等什么呢?”

  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美。

  ……胜于过往所见一切的、令人窒息的美。

  她让我……该怎么办。

  对于杰克没有比这一刻更能感受到疯狂的爱意,身体里沉寂多年的血液在这一刻似乎灼烧起来,流向身体每一处,心脏在疯狂的跳动直到化为炽热的火焰四溅开去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“美丽的……小姐。”

  【我要杀了她……】

  【我一定要杀了她……】

  【杀】

  【 杀】

  【杀——】

  她的皮肉应该被撕咬噬裂!她碎裂的头骨该被放在床头作为记录我胜利的战利品!唯有她折断的翅膀可以平息我身体里的火焰……美妙,真是无与伦比的美妙。这让死去的我可以为了她再次活过来我要得到她……得到她!让她死在我的刀下!剖开她的胸膛!扯出她的内脏!杀了她,杀了她!!

  疯狂涌现的爱意与叫嚣着直达灵魂深处的杀意教杰克意乱情迷,他的身体在颤抖,灵魂同样在战栗。无法克制,实在是……无法克制!!!!

  “啊——”

  杰克强行破除了雾隐的状态直直单膝跪倒在红蝶面前,拉住红蝶的一只手情难自禁的亲吻上去。依依不舍地放开。

  红蝶略略显得有些惊讶,在杰克松手后又用那把折扇覆面偏过头去,无法看见脸上是什么表情。

  “杰克先生,妾身并不是已婚妇女呢,您这样可不像个绅士。”